40年40组关键词㉔:从“练摊”到“淘宝”
2018年-12月-21日 15时:06分:44秒

  11月11日,本来是个平淡无奇的日子,因为电商网络促销,竟成为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的年度盛事,称之为购物狂欢节并不夸张。今年的“双11”,仅天猫全天成交额就达2135亿元人民币,超过其去年的1682亿。

  指数级增长的电商交易规模不断冲刷着人们的想象。然而,初期,从“练摊”起步的创业者,谁都没有预料到零售行业会有今天的与壮观。酬勤,从“练摊”到“淘宝”,40年来,勤劳奋斗的一个个个体,时代大潮,在零售业的发展演进中,与时代同行,在实现勤劳致富梦想的同时,也为国家繁荣富强注入不竭的动力。

  “练摊”,也叫摆地摊,一种很形象的百姓口语,也是历史悠久的一种民间商品交易方式。“练摊”一词的火起,是在后,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练摊”的出现,代表着民间商贸领域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随着一帮包小包把电子产品、服装等从南往北、从东往西开始倒腾,通过赚中间差价成了“万元户”,“练摊”“倒爷”“个体户”等成为当时的热词。

  陈先生,地,回想当年在雅宝“练摊”,“那会儿大概1995年左右,一款新的羽绒服,只要几种颜色搭配合适,卖上50万件不成问题。”他颇有豪情地说,“那可是卖给外国人。”

  雅宝,位于市日坛公园附近,这里曾是全国最大的涉外服装专营场所。上世纪80年代,因为靠近区,来这里的客户大多是外国人,遂成为炙手可热、寸土寸金的“练摊”宝地。起初,一些卖零碎饰品的商贩在这里聚集,做区里外国人的零售生意,后来有些国家的民间采购商大量采买日常所用轻工产品,这里得以逐步壮大。

  随着的不断深化,诸如“练摊”这样的商贸行为,在全国各地大量出现,一些城市开始建立市场吸纳摊贩。从小商品市场到商贸大厦,逐步登堂入室。

  大红门,位于南中轴上,这里的服装批发市场,全国闻名。这里,曾被称为“浙江村”。二十年前的服装摊一条街,后来发展成中国北方最大的服装集散地——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这里,年交易额曾达500亿元人民币。

  党的以来,随着市疏解“非首都功能”,这里的业务陆续转移到周边天津、等地。大红门服装商业圈的变迁,既是奋斗史,也从一个方面诉说着产业升级的发展史。未来,这里规划建设首都商务新区,以承载高端商务、文化、科技创新产业为主。

  类似这样的商圈,在全国还有很多。比如,浙江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经营的商品,几乎囊括了工艺品、小五金、日用百货、钟表、纺织品等所有日用工业品,而且已经走出中国、世界。通过这些熙熙攘攘的来来往往,我们看到的是带给人民群众信心与闯劲。他们这一走来,记载了多少风雨前行,更参与和着中国的进步与发展。

  “20年前,我在西湖边跟朋友聊天时说过,将来会有一个新的世界诞生,这个世界会被称为虚拟世界,所有人都会在网络上发生关联。今天,真的诞生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新的经济体,一个超过20亿人的强大的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基础。”马云打造的“淘宝”,了他20年前的话。

  网购零售平台,电子商务的形态之一,结合了互联网技术和思维,成为一个没有边界的商务空间。买和卖,更加便捷。

  “电商通过互联网平台的形式促成了商家与消费者的直接联系,极大地减少了消费者对商品的搜寻成本,同时也极大地减少了厂家的销售成本,市场变得更加有效率。”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说,“电商‘成本低、全天候、宽领域’的服务特点,增加了人民幸福感,并在一定程度上对经济发展起到了良好的带动作用。以农业为例,可以运用电子商务来引导农业的生产和销售,促进农民经济效益的提升,避免出现大规模农产品滞销的情况。”

  甘肃唐汪川,曾是丝绸之上的重要通道和驿站,这里的杏子久负盛名,被称为“唐汪贡杏”。今年清明期间,一场霜冻令唐汪贡杏减产三分之二。如此一来,杏农的基本生活都难以保障。在杏农忧心如焚之际,商务厅协调知名电商平台,用电子商务平台为杏农卖杏。

  天猫、京东、苏宁等来了,省内的百合生活网、“好吃甘肃”等来了,顺丰、邮政等物流企业也来了……众人拾柴火焰高,有了销,收益有了保障,杏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正如国家习在给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贺词中所说:“中国正在积极推进网络建设,让互联网发展惠及13亿中国人民。”

  “中国电商给印度百姓带来实惠。这几年,特别是中国的智能手机,小米、OPPO等占据了印度市场的半壁江山,印度老百姓能享受到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中国也享受到他们的产品。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电商行业是很好的例子,通过合作实现互利共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荣鹰在谈到电商时说。

  世界的变化往往超乎我们的想象,人们越来越离不开以“网购”为表征的商务交往。我们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这是一个世界潮流,推动着社会的进步。

  40年的风雨兼程,40年的山长水阔,40年的日新月异,从“练摊”到“淘宝”,线图不断升级。

  “以前大红门这里流行一句话,以批发市场的价格,买国际流行的服装。从‘边式’到‘大棚式’,再到‘商城式’,大红门的服装批发变化我都经历了。”快50岁的渠先生从容地说。透着一股干练的他曾经在大红门做服装批发生意。

  “我来得早,赶上了红火的时候。要说累,那是真累,每天起早贪黑,但是累得实在、忙得高兴。这,就是奋斗!”他告诉记者,几年前在旁边的石榴庄买了房。

  谈到疏解转型,他说:“不管做什么,都要赶早,这就是商机,抓商机就得不断学习。像我这个年龄了,我得去了解‘互联网+’。因为原先的生意方式开始落后了,互联网时代,总不能沿着‘练摊’的子走到黑吧。奋斗,也是在上。”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正如习总强调的,“40年来,我们以敢闯敢干的勇气和革新的担当,闯出了一条新、好,实现了从‘赶上时代’到‘引领时代’的伟大跨越。”

  当年,街头“练摊”做小买卖了市场经济的一个篇章,成为个体户和民营经济的发端之一。“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民间商贸方式,将世界联系在了一起。

  形式改变了,但在其中一以贯之的,是勤劳奋斗的与智慧。我们不仅可以用摆摊这种最简朴的办法来创业,也能够运用人类新的科技来发展。

  “当时‘练摊’是的重要标志,是不少人改变命运、寻找价值的方式。淘宝等电商尽管形态不同,但其意义则和‘练摊’有相似之处。从‘练摊’到电商,其实是四十年的一个侧面,也是在市场经济下中国人奋斗追求、勤劳智慧的一个缩影。”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说。(本报记者 刘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