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做空的京东离破发仅一步之遥!
2018年-12月-21日 15时:06分:44秒

  2014年京东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上市首日较发行价19美元上涨10%,市值达到286亿美元。

  经过四年的起起伏伏,京东股价终于在今年1月27日打出一根漂亮的长阳线美元的价格跳空高开之后,持续上涨一举冲破50美元关口,收于每股50.5美元创出历史新高。

  同时,京东市值也历史性地突破了700亿美元,达到719.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594亿元,而这其中,还不包括京东金融的市值。

  至此,京东坐稳了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的,距离第三位的百度也只有184亿美元的差距。

  可现如今,不到一年的时间,京东的股价已经不足20美元,市值跌去了450亿美元左右,合计人民币超过3000亿元,离破发仅一步之遥。

  在2016年6月的时候,新加坡毕盛资管高级分析师Sid Choraria在职业投资者社交网站SumZero上,针对京东发表了一篇长达50页的分析文章,称京东存在商业模式无法依赖GMV增长等问题,其股价被“极度高估”了。

  (GMV即Gross Merchandise Volume,指成交金额,包含付款和未付款的订单总额,该指标是用以衡量电商平台业绩表现的重要指标)

  SidChoraria称,近年来的电子商务类企业,尤其是持续亏损的电商,都存在股价被GMV推升至极度虚高的问题。这种指标让这些企业能够融到资金,因为投资者希望这些GMV有一天能够带来回报。

  类似GMV这类现代电商业绩衡量指标和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的页面浏览量、点击量等指标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些指标忽略了传统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质量分析,主要依靠对未来的乐观预期,希望新买家愿意且能够为更高的GMV支付更高的价格。

  尽管电商普遍使用GMV,但京东成立的时间已长达12年之久,却依然持续亏损。因此,我们不禁要问:“京东拥有很高的GMV,但这个指标却没办法让股东获利,这还有意义吗?”

  在Sid Choraria的这份报表之后,京东股价持续下跌,一度逼近19美元发行价,较历史高点缩水近45%。

  上周,京东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今年三季度京东实现营业收入1048亿元,同比增长25.10%。

  今年前9个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271.87亿元,同比增长29.75%,相较去年同期40.97%增速大幅放缓。

  而今年前三个季度,其增速分别为33%、32%、25%,持续下降。营业收入增速首次低于30%,成为京东上市以来最为难看的经营数据。

  实际上,从2016年三季度以来,京东的营业收入增速就已经连续9个季度下滑。

  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四季度,其营业收入分别为812.43亿元、762.26亿元、921.94亿元、837.46亿元、1101.66亿元,同比增速接连下降。

  此外,京东的活户数也首次出现下降,截至今年9月30日,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为3.05亿,比6月30日少860万。

  截至9月末过去的12个月,京东活跃用户数自上市以来出现环比下滑,环比减少800万,同期阿里增加2500万。

  数据显示,在本轮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中,京东可能是第一个用户下滑的互联网公司。

  “京东CEO刘强东性侵案”近日依然持续发酵,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京东股票价格23日收跌5.26%,报19.27美元,市值为278.8亿美元。

  今年9月份,刘强东性侵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京东股价开盘大跌,一度下探至29.08美元。跌幅高达7.09%,市值蒸发3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9亿元。

  自9月初“刘强东性侵门”事件爆发以来,京东累计下跌35%,市值缩水150亿美元。

  从刘强东8月31日被到9月1日下午被,9月3日回国。如今已有3个月过去了,刘强东是否面临刑事目前仍不得而知。

  虽然刘强东陷入明大性侵事件后至今未宣判,但是美国三家律所公开宣布,正在调查京东是否涉及失实披露刘强东案情。并邀请损失超过10万美元的投资者参与调查,如今面临集体诉讼让京东的未来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

  众所周知,在美国资本市场,集体诉讼是一项极其的惩罚,如果判断成立,上市公司赔到倾家荡产都有可能。

  美国金融业监管局所披露的数据显示,做空京东股票的仓位在2017年10月31日至11月15日的15天之内,就暴涨了19.9%。

  信贷在4月20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为了应对新零售带来的影响和冲击,京东在不断加大物流、技术研发和投资支出,从而导致其成本上涨。

  受此影响,信贷将京东2018年盈利预测下调33%,2019年盈利预测下调15%。此外,摩根士丹利此前也将京东股票评级从增持下调至持平,目标价从当时的53美元大幅降至45美元。

  除此之外,申万宏源000166股吧)也曾于8月17日发布研报指出,京东公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收入,虽然符合预期,但调整后净利润为4.8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1%低于预期。

  因为京东较高的物流成本和更高的流量获取成本导致主营业务成本上升和季度性较高的营销费用降低了其利润,所以申万宏源将京东的目标价从40美元降至35美元,维持中性评级。